《玉台新咏》简介_《玉台新咏》个人资料_《玉台新咏》微博_百科网
A-A+

《玉台新咏》简介_《玉台新咏》个人资料_《玉台新咏》微博

2017-08-22 23:02:11 科学百科 阅读 3 次

简介/《玉台新咏》 编辑

《玉台新咏》
玉台新咏《玉台新咏》是继《昭明文选》之后,于公元六世纪编成的一部诗歌选集,是一部上继《诗经》、《楚辞》,汇集了不少两汉魏晋南北朝古典诗歌精华的优秀诗集。
它是东周至南朝梁代的诗歌总集。历来认为是南朝徐陵在梁中叶时所编。收诗769篇﹐计有五言诗8卷,歌行1卷﹐五言四句诗1卷,共为10卷。除第9卷中的《越人歌》相传作於春秋战国之间外,其馀都是自汉迄梁的作品。《玉台新咏》在流传过程中﹐曾经一些人窜乱,所以有人怀疑此书非徐陵所编,而出于稍后的人之手。但此说尚不足以成为定论。
据徐陵《玉台新咏序》说,本书编纂的宗旨是“选录艳歌”,即主要收男女闺情之作。从内容的广泛性看,它不如成书略早的《文选》。但它和“以文为本”作为收录标准的《文选》比较,也有独自的特色。如它不如《文选》那样选录歌功颂德的庙堂诗。入选各篇,皆取语言明白,而弃深奥典重者,所录汉时童谣歌,晋惠帝时童谣等,都属这一类。又比较重视民间文学,如中国古代长篇叙事诗《孔雀东南飞》就首见此书。它重视南朝时兴起的五言四句的短歌句,收录达一卷之多,对於唐代五言绝句这一诗体的发展有一定推动作用。它不如《文选》那样不录在世人物之作,选录了梁中叶以後不少诗人的作品。这些诗作比“永明体”更讲究声律和对仗,可以较清楚地看出“近体诗”的成熟过程。书中收录了沈约《八咏》一类杂言诗,也可以据此了解南朝末年诗和赋的融合以及隋唐歌行体的形成。《玉台新咏》所选诗篇又有可资考证、补阙佚的,如所收曹植的《弃妇诗》,庾信的《七夕诗》,为他们的集子所阙如,班婕妤、鲍令晖、刘令娴等女作家的作品,也赖此书得以保存和流传。

写作特色/《玉台新咏》 编辑

《玉台新咏》前一部分的“往世名篇”取材十分丰富。其中既有对古代妇女婚姻变故的描写(如古诗《上山采蘼芜》),也在对远行丈夫的无穷思念(如古诗《冉冉孤生竹》);既有令人怦然心动的爱慕表白(如古《越人歌》),也有缠绵动人的爱情故事(《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既有不慕荣华、反抗强暴的颂歌(如辛延年《羽林郎》),也有不惜以死来斥责丈夫负心的烈举(如颜延之《秋胡诗》);既有六宫嫔妃失宠的哀怨(如班婕妤《怨诗》),也有公主远嫁匈奴的哀苦(如石崇《王昭君辞》);既有活泼可爱的娇憨幼女(如左思《娇女诗》),也有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如李延年《歌诗》〕;既有男子对恋人才情的思恋《玉台新咏》
玉台新咏(如张华《情诗》,)也有丈夫对亡妻举止的怀念(如潘《悼亡诗》)……总之,无论是女子的天生丽质、巧饰靓妆、华美穿戴,还是缠绵的情思、悲欢的婚姻,以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作品都有生动的描述;另外加上所咏女子身份不同、遭遇各异,因而具有广阔的社会背景和深刻的人文内涵,向我们展示了古代妇女真实的生存状况、丰富的情感世界。诗主要反映女性的生活,表现女性的情思,描绘女性的柔美,吐露女性的心声,同时也表现了男性对女性的欣赏、爱慕,刻画了男女之间的爱恋与相思。因此又可以说,《玉台新咪》是一部关于女性的诗集,一部情爱的宝典,一部唯美的乐章,在文学史和审美发展史上有重要的价值和不同寻常的意义。
《玉台新咏》虽有一些情调不大健康的作,但是表现出真挚爱情和妇女痛苦的作品也不少。如《上山采蘼芜》﹑《陌上桑》﹑《羽林郎》等作品,都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实。《孔雀东南飞》详尽地写出一个封建家庭悲剧的全部过程。这都说明《玉台新咏》所录诗作并非全是艳情诗。
《玉台新咏》所收作家自汉至梁共131人(宋刻111人),作品凡870篇(其中179篇宋刻本未收)。计有五言诗8卷﹐歌行1卷﹐五言四句诗1卷﹐共为10卷。明胡应麟说它“但辑闺房一体”,清纪容舒说:“此书最大的特点,是徐陵在文学史上的标新立异。《玉台新咏》以不同的色调和情感勾勒出纷然不同的画面,其内容虽全涉女性,但并非全是靡靡之音,”未可概以淫艳斥之“(《四库全书总目》)。
在编纂体例上,《玉台新咏》有三个特色:
1、按题材或主题归类;2、对所录作家作品按历史时间的先后编排;3、收录在世人物之作。

作者/《玉台新咏》 编辑

徐陵(507-583):字孝穆,东海郯人(今山东省郯城县),南朝梁间的文学家。
少好学,8岁即能文,博社史经,善于雄辩。梁时,官东宫学士,并两次出使北朝。入陈,历仕尚书左仆射、丹阳尹、仲书监等,主持朝廷重要文书的草拟。其诗赋皆淫靡绮艳。他与庾信同为宫体诗代表作家,并称“徐庾”。

选录/《玉台新咏》 编辑

卷一
○古诗八首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
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
“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
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
新人从门入,故人从阁去。
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
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馀。
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
凛凛岁云暮,蝼蛄多鸣悲。
凉风率已厉,游子寒无衣。
锦衾遗洛浦,同袍与我违。
独宿累长夜,梦想见容辉。
良人惟古欢,枉驾惠前绥。
愿得常巧笑,携手同车归。
既来不须臾,又不处重闱。
谅无鷐风翼,焉得凌风飞。
眄睐以适意,引领遥相睎。
徙倚怀感伤,垂涕沾双扉。
冉冉孤生竹,结根泰山阿。
与君为新婚,菟丝附女萝。
菟丝生有时,夫妇会有宜。
千里远结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
过时而不采,将随秋草萎。
君亮执高节,贱妾亦何为。
孟冬寒气至,北风何惨栗。
愁多知夜长,仰观众星列。
三五明月满,四五蟾兔缺。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
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
置书怀袖中,三岁字不灭。
一心抱区区,惧君不识察。
客从远方来,遗我一端绮。
相去万馀里,故人心尚尔。
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
以胶投漆中,谁能别离此。
四坐且莫喧,愿听歌一言。
请说铜炉器,崔嵬象南山。
上枝以松柏,下根据铜盘。
雕文各异类,离娄自相联。
谁能为此器?公输与鲁班。
朱火然其中,青烟扬其间。
从风入君怀,四坐莫不叹。
香风难久居,空令蕙草残。
悲与亲友别,气结不能言。
赠子以自爱,道远会见难。
人生无几时,颠沛在其间。
念子弃我去,新心有所欢。
结志青云上,何时复来还。
穆穆清风至,吹我罗裳裾。
青袍似春草,长条随风舒。
朝登津梁山,褰裳望所思。
安得抱柱信,皎日以为期。
○古乐府诗六首
△日出东南隅行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
秦氏有好女,自言名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
青丝为笼绳,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
绿绮为下裾,紫绮为上襦。
观者见罗敷,下担捋髭须。
少年见罗敷,脱巾著帩头。
耕者忘其耕,锄者忘其锄。
来归相喜怒,但坐观罗敷。
使君从南来,五马立踟蹰。
使君遣吏往,问此谁家姝?
“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年几何?”“二十尚未满,十五颇有馀。”
使君谢罗敷:“宁可共载不?”
罗敷前置辞:“使君一何愚。
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
东方千馀骑,夫婿居上头。
何以识夫婿?白马从骊驹。
青丝系马尾,黄金络马头。
腰间鹿卢剑,可直千万馀。
十五府小吏,二十朝大夫。
三十侍中郎,四十专城居。
为人洁白皙,髯髯颇有须。
盈盈公府步,冉冉府中趋。
坐中数千人,皆言夫婿殊。”
△相逢狭路间
相逢狭路间,道隘不容车。
如何两少年,挟毂问君家。
君家诚易知,易知复难忘。
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
堂上置樽酒,使作邯郸倡。
中庭生桂树,华灯何煌煌。
兄弟两三人,中子为侍郎。
五日一来归,道上自生光。
黄金络马头,观者满路傍。
入门时左顾,但见双鸳鸯。
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音声何噰々,鹤鸣东西厢。
大妇织罗绮,中妇织流黄。
小妇无所作,挟瑟上高堂。
丈人且安坐,调丝未遽央。
△陇西行
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
桂树夹道生,青龙对道隅。
凤皇鸣啾啾,一母将九雏。
顾视世间人,为乐甚独殊。
好妇出迎客,颜色正敷愉。
伸腰再拜跪,问客平安不。
请客北堂上,坐客毡氍毹。
清白各异樽,酒上正华疏。
酌酒持与客,客言主人持。
却略再拜跪,然后持一杯。
谈笑未及竟,左顾敕中厨。
促令办粗饭,慎莫使稽留。
废礼送客出,盈盈府中趋。
送客亦不远,足不过门枢。
取妇得如此,齐姜亦不如。
健妇持门户,胜一大丈夫。
△艳歌行
翩翩堂前燕,冬藏夏来见。
兄弟两三人,流荡在他县。
故衣谁当补,新衣谁当绽。
赖得贤主人,览取为吾绽。
夫婿从门来,斜柯西北眄。
语卿且勿眄,水清石自见。
石见何累累,远行不如归。
△皑如山上雪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
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
燮蹀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凄凄复凄凄,嫁娶不须啼。
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
竹竿何袅袅,鱼尾何蓰蓰。
男儿重意气,何用钱刀为。
△双白鹄
飞来双白鹄,乃从西北来。
十十将五五,罗列行不齐。
忽然卒疲病,不能飞相随。
五里一反顾,六里一徘徊。
吾欲衔汝去,口噤不能开。
吾欲负汝去,羽毛日摧穨。
乐哉新相知,忧来生别离。
踟蹰顾群侣,泪落纵横垂。
今日乐相乐,延年万岁期。
○枚乘杂诗九首
西北有高楼,上与浮云齐。
交疏结绮窗,阿阁三重阶。
上有弦歌声,音响一何悲。
谁能为此曲,无乃杞梁妻。
清商随风发,中曲正徘徊。
一弹再三叹,慷慨有馀哀。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
愿为双鸿鹄,奋翅起高飞。¤
东城高且长,逶迤自相属。
回风动地起,秋草萋已绿。
四时更变化,岁暮一何速。
鷐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荡涤放情志,何为自结束。
燕赵多佳人,美者颜如玉。
被服罗裳衣,当户理清曲。
音响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驰情整中带,沈吟聊踯躅。
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
行行重行行,与君生别离。
相去万馀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长,会面安可知。
胡马嘶北风,越鸟巢南枝。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浮云蔽白日,游子不顾反。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
弃捐勿复道,努力加餐饭。
涉江采芙容,兰泽多芳草。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还顾望旧乡,长路漫浩浩。
同心而离居,伤忧以终老。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窗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昔为倡家女,今为荡子妇。
荡子行不归,空床难独守。
兰若生春阳,涉冬犹盛滋。
愿言追昔爱,情款感四时。
美人在云端,天路隔无期。
夜光照玄阴,长叹恋所思。
谁谓我无忧,积念发狂痴。
庭前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帷。
忧愁不能寐,览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李延年歌诗一首(并序)
(李延年知音善歌舞,每为汉武帝作新歌变曲,闻者莫不感动。延年侍坐,
上起舞。歌曰:)
北方有佳人,绝出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倾城复倾国,佳人难再得。
○苏武诗一首
结发为夫妇,恩爱两不疑。
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征夫怀远路,起视夜何其。
参辰皆已没,去去从此辞。
征役在战场,相见未有期。
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
努力爱春华,莫忘欢乐时。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辛延年羽林郎诗一首
昔有霍家奴,姓冯名子都。
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
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炉。
长裾连理带,广袖合欢襦。
头上蓝田玉,耳后大秦珠。
两鬟何窈窕,一世良所无。
一鬟五百万,两鬟千万馀。
不意金吾子,娉婷过我庐。
银鞍何昱爚,翠盖空踟蹰。
就我求清酒,丝绳提玉壶。
就我求珍肴,金盘脍鲤鱼。
贻我青铜镜,结我红罗裾。
不惜红罗裂,何论轻贱躯。
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
人生有新故,贵贱不相逾。
多谢金吾子,私爱徒区区。
○班婕妤怨诗一首(并序)
(昔汉成帝班婕妤失宠,供养于长信宫。乃作赋自伤,并为怨诗一首。)
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
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
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
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
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宋子侯董娇饶诗一首
洛阳城东路,桃李生路傍。
花花自相对,叶叶自相当。
春风东北起,花叶正低昂。
不知谁家子,提笼行采桑。
纤手折其枝,花落何飘扬。
请谢彼姝子,何为见损伤。
高秋八九月,白露变为霜。
终年会飘堕,安得久馨香。
秋时自零落,春月复芬芳。
何时盛年去,欢爱永相忘。
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肠。
归来酌美酒,挟瑟上高堂。
○汉时童谣歌一首
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
城中好大眉,四方眉半额。
城中好广袖,四方用匹帛。
○张衡同声歌一首
邂逅承际会,遇得充后房。
情好新交接,恐栗若探汤。
不才勉自竭,贱妾职所当。
绸缪主中馈,奉礼助蒸尝。
思为莞蒻席,在下蔽匡床。
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洒扫清枕席,鞮芬以狄香。
重户结金扃,高下华灯光。
衣解巾粉御,列图陈枕张。
素女为我师,仪态盈万方。
众夫所希见,天老教轩皇。
乐莫斯夜乐,没齿焉可忘。
○秦嘉赠妇诗三首(并序)
(秦嘉,字士会,陇西人也。为郡上掾,其妻徐淑寝疾,还家,不获面别。赠诗云尔。)
人生譬朝露,居世多屯蹇。
忧艰常早至,欢会常苦晚。
念当奉时役,去尔日遥远。
遣车迎子还,空往复空返。
省书情凄怆,临食不能饭。
独坐空房中,谁与相劝勉。
长夜不能眠,伏枕独展转。
忧来如寻环,匪席不可卷。
皇灵无私亲,为善荷天禄。
伤我与尔身,少小罹茕独。
既得结大义,欢乐若不足。
念当远离别,思念叙款曲。
河广无舟梁,道近隔丘陆。
临路怀惆怅,中驾正踯躅。
浮云起高山,悲风激深谷。
良马不回鞍,轻车不转毂。
针药可屡进,愁思难为数。
贞士笃终始,思义不可属。
肃肃仆夫征,锵锵扬和铃。
清晨当引迈,束带待鸡鸣。
顾看空室中,仿佛想姿形。
一别怀万恨,起坐为不宁。
何用叙我心,遗思致款诚。
宝钗可燿首,明镜可鉴形。
芳香去垢秽,素琴有清声。
诗人感木瓜,乃欲答瑶琼。
愧彼赠我厚,惭此往物轻。
虽知未足报,贵用叙我情。
○秦嘉妻徐淑答诗一首
妾身兮不令,婴疾兮来归。
沈滞兮家门,历时兮不差。
旷废兮侍觐,情敬兮有违。
君今兮奉命,远适兮京师。
悠悠兮离别,无因兮叙怀。
瞻望兮踊跃,伫立兮徘徊。
思君兮感结,梦想兮容辉。
君发兮引迈,去我兮日乖。
恨无兮羽翼,高飞兮相追。
长吟兮永叹,泪下兮沾衣。
○蔡邕饮马长城窟行一首
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旁,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
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上意何如。
上有加餐食,下有长相忆。
○陈琳饮马长城窟行一首
饮马长城窟,水寒伤马骨。
往谓长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举筑谐汝声。”
“男儿宁当格斗死,何能怫郁筑长城。”
长城何连连,连连三千里!
边城多健少,内舍多寡妇。
作书与内舍:“便嫁莫留住。
善事新姑章,时时念我故夫子。”
报书往边地:“君今出语一何鄙。”
“身在祸难中,何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举,生女哺用脯。
君独不见长城下,死人骸骨相撑拄。”
“结发行事君,慊慊心意关。
边地苦贱妾,何能久自全!”
○徐干室思一首
沈阴结愁忧,愁忧为谁兴?
念与君生别,各在天一方。
良会未有期,中心摧且伤。
不聊忧餐食,慊慊常饥空。
端坐而无为,仿佛君容光。(其一)
峨峨高山首,悠悠万里道。
君去已日远,郁结令人老。
人生一世间,忽若暮春草。
时不可再得,何为自愁恼?
每诵昔鸿恩,贱躯焉足保。(其二)
浮云何洋洋,愿因通我辞。
飘飖不可寄,徙倚徒相思。
人离皆复会,君独无反期。
自君之出矣,明镜暗不治。
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其三)
惨惨时节尽,兰华凋复零。
喟然长叹息,君期慰我情。
展转不能寐,长夜何绵绵。
蹑履起出户,仰观三星连。
自恨志不遂,泣涕如涌泉。(其四)
思君见巾栉,以益我劳勤。
安得鸿鸾羽,觏此心中人。
诚心亮不遂,搔首立悁悁。
何言一不见,复会无因缘。
故如比目鱼,今隔如参辰。(其五)
人靡不有初,想君能终之。
别来历年岁,旧思何可期。
重新而忘故,君子所尤讥。
寄身虽在远,岂忘君须臾。
既厚不为薄,想君时见思。(其六)
○情诗一首
高殿郁崇崇,广厦凄泠泠。
微风起闺闼,落日照阶庭。
踟蹰云屋下,啸歌倚华楹。
君行殊不返,我饰为谁荣?
炉薰阖不用,镜匣上尘生。
绮罗失常色,金翠暗无精。
嘉肴既忘御,旨酒亦常停。
顾瞻空寂寂,惟闻燕雀声。
忧思连相属,中心如宿酲。
○繁钦定情诗一首
我出东门游,邂逅承清尘。
思君即幽房,侍寝执衣巾。
时无桑中契,迫此路侧人。
我既媚君姿,君亦悦我颜。
何以致拳拳?绾臂双金环。
何以致殷勤?约指一双银。
何以致区区?耳中双明珠。
何以致叩叩?香囊系肘后。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
何以结恩情?佩玉缀罗缨。
何以结中心?素缕连双针。
何以结相于?金薄画搔头。
何以慰别离?耳后玳瑁钗。
何以答欢悦?纨素三条裾。
何以结愁悲?白绢双中衣。
与我期何所?乃期东山隅。
日旰兮不至,谷风吹我襦。
远望无所见,涕泣起踟蹰。
与我期何所?乃期山南阳。
日中兮不来,凯风吹我裳。
逍遥莫谁睹,望君愁我肠。
与我期何所?乃期西山侧。
日夕兮不来,踯躅长叹息。
远望凉风至,俯仰正衣服。
与我期何所?乃期山北岑。
日暮兮不来,凄风吹我衿。
望君不能坐,悲苦愁我心。
爱身以何为,惜我华色时。
中情既款款,然后克密期。
褰衣蹑茂草,谓君不我欺。
厕此丑陋质,徙倚无所之。
自伤失所欲,泪下如连丝。
○古诗无名人为焦仲卿妻作(并序)
(汉末建安中,庐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刘氏,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没水而死。仲卿闻之,亦自缢于庭树。时伤之,为诗云尔。)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织素,十四学裁衣。
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
十七为君妇,心中常苦悲。
君既为府吏,守节情不移。
贱妾留空房,相见常日稀。
鸡鸣入机织,夜夜不得息。
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非为织作迟,君家妇难为。
妾不堪驱使,徒留无所施。
便可白公姥,及时相遣归。”
府吏得闻之,堂上启阿母:
“儿已薄禄相,幸复得此妇。
结发同枕席,黄泉共为友。
共事二三年,始尔未为久。
女行无偏斜,何意致不厚?”
阿母谓府吏:“何乃太区区。
此妇无礼节,举动自专由。
吾意久怀忿,汝岂得自由!
东家有贤女,自名秦罗敷。
可怜体无比,阿母为汝求。
便可速遣之,遣之慎莫留。”
府吏长跪答:“伏惟启阿母,
今若遣此妇,终老不复取。”
阿母得闻之,捶床便大怒:
“小子无所畏,何敢助妇语?
吾已失恩义,会不相从许。”
府吏默无声,再拜还入户。
举言为新妇,哽咽不能语。
“我自不驱卿,逼迫有阿母。
卿但暂还家,吾今且报府。
不久当归还,还必相迎取。
以此下心意,慎勿违吾语。”
新妇谓府吏:“勿复重纷纭。
往昔初阳岁,谢家来贵门。
奉事循公姥,进止敢自专?
昼夜勤作息,伶俜萦苦辛。
谓言无罪过,供养卒大恩。
仍更被驱遣,何言复来还?
妾有绣腰襦,萎蕤自生光。
红罗复斗帐,四角垂香囊。
箱帘六七十,绿碧青丝绳。
物物各自异,种种在其中。
人贱物亦鄙,不足迎后人。
留待作遣施,于今无会因。
时时为安慰,久久莫相忘。”
鸡鸣外欲曙,新妇起严妆。
著我绣夹裙,事事四五通。
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
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
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
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
上堂拜阿母,母听去不止。
“昔作女儿时,生小出野里。
本自无教训,兼愧贵家子。
受母钱帛多,不堪母驱使。
今日还家去,念母劳家里。”
却与小姑别,泪落连珠子。
“新妇初来时,小姑始扶床。
今日被驱遣,小姑如我长。
勤心养公姥,好自相扶将。
初七及下九,嬉戏莫相忘。”
出门登车去,涕落百馀行。
府吏马在前,新妇车在后。
隐隐何甸甸,俱会大道口。
下马入车中,低头共耳语:
“誓不相隔卿,且暂还家去。
吾今且赴府,不久当还归。誓天不相负。”
新妇谓府吏:“感君区区怀。
君既若见录,不久望君来。
君当作盘石,妾当作蒲苇。
蒲苇纫如丝,盘石无转移。
我有亲父兄,性行暴如雷。
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怀。”
举手长劳劳,二情同依依。
入门上家堂,进退无颜仪。
阿母大拊掌:“不图子自归。
十三教汝织,十四能裁衣。
十五弹箜篌,十六知礼仪。
十七遣汝嫁,谓言无誓违。
汝今无罪过,不迎而自归?”
兰芝惭阿母:“儿实无罪过。”阿母大悲摧。
还家十馀日,县令遣媒来。
云有第三郎,窈窕世无双。
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谓阿女:“汝可去应之。”
阿女衔泪答:“兰芝初还时,
府吏见丁宁。结誓不别离。
今日违情义,恐此事非奇。
自可断来信,徐徐更谓之。”
阿母白媒人:“贫贱有此女,始适还家门。
不堪吏人妇,岂合令郎君。
幸可广问讯,不得便相许。”
媒人去数日,寻遣丞请还。
说有兰家女,承籍有宦官。
云有第五郎,娇逸未有婚。
遣丞为媒人,主簿通语言。
直说太守家,有此令郎君。
既欲结大义,故遣来贵门。
阿母谢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岂敢言。”
阿兄得闻之,怅然心中烦。
举言为阿妹:“作计何不量?
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
否泰如天地,足以荣汝身。
不嫁义郎体,其住欲何云?”
兰芝仰头答:“理实如兄言。
谢家事夫婿,中道还兄门。
处分适兄意,那得自任专。
虽与府吏要,渠会永无缘。
登即相许和,便可作婚姻。”
媒人下床去,诺诺复尔尔。
还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言谈大有缘。”
府君得闻之,心中大欢喜。
视历复开书,“便利此月内,六合正相应,
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卿可去成婚。”
交语速装束,骆驿如浮云。
青雀白鹄舫,四角龙子幡,婀娜随风转。
金车玉作轮,踯躅青骢马,流苏金镂鞍。
赍钱三百万,皆用青丝穿。
杂彩三百匹,交广市鲑珍。
从人四五百,郁郁登郡门。
阿母谓阿女:“适得府君书,明日来迎汝。
何不作衣裳,莫令事不举。”
阿女默无声,手巾掩口啼,泪落便如泻。
移我琉璃榻,出置前窗下。
左手持刀尺,右手执绫罗。
朝成绣夹裙,晚成单罗衫。
晻晻日欲瞑,愁思出门啼。
府吏闻此变,因求假暂归。
未至二三里,催藏马悲哀。
新妇识马声,蹑履相逢迎。
怅然遥相望,知是故人来。
举手拍马鞍,嗟叹使心伤。
“自君别我后,人事不可量。
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详。
我有亲父母,逼迫兼弟兄。
以我应他人,君还何所望?”
府吏谓新妇:“贺卿得高迁。
盘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
蒲苇一时纫,便作旦夕间。
卿当日胜贵,吾独向黄泉。”
新妇谓府吏:“何意出此言。
同是被逼迫,君尔妾亦然。
黄泉不相见,勿违今日言。”
执手分道去,各各还家门。
生人作死别,恨恨那可论。
念与世间辞,千万不复全。
府吏还家去,上堂拜阿母:
“今日大风寒,寒风摧树木,严霜结庭兰。
儿今日冥冥,令母在后单。
故作不良计,勿复怨鬼神。
命如南山石,四体康且直。”
阿母得闻之,零泪应声落:
“汝是大家子,仕宦于台阁。
慎勿为妇死,贵贱情何薄。
东家有贤女,窈窕艳城郭。
阿母为汝求,便复在旦夕。”
府吏再拜还,长叹空房中。
作计乃尔立,转头向户里,渐见愁煎迫。
其日牛马嘶,新妇入青庐。
庵庵黄昏后,寂寂人定初。
“我命绝今日,魂去尸长留。”
揽裙脱丝履,举身赴青池。
府吏闻此事,心知长别离。
徘徊庭树下,自挂东南枝。
两家求合葬,合葬华山傍。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
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
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
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行人驻足听,寡妇起傍徨。
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版本/《玉台新咏》 编辑

现存的版本以明无锡孙氏活字本为早,《四部丛刊》有影印本。明末赵均有覆宋刊本,后有文学古籍刊行社影印本。清吴兆宜的注释及纪容舒的《考异》都曾参考赵本。

记载/《玉台新咏》 编辑

《四库提要·玉台新咏·十卷(兵部侍郎纪昀家藏本)》:
陈徐陵撰。陵有《文集》,已著录。此所选梁以前诗也。案:刘肃《大唐新语》曰:梁简文为太子,好作艳诗,境内化之,晚年欲改作,追之不及,乃令徐陵为《玉台集》以大其体。据此,则是书作於梁时,故简文称“皇太子”,元帝称“湘东王”。今本题陈尚书左仆射太子少傅东海徐陵撰,殆后人之所追改。如刘勰《文心雕龙》本作於齐,而题“梁通事舍人”耳。其梁武帝书谥,书国号,邵陵王等并书名,亦出於追改也。其书前八卷为自汉至梁五言诗,第九卷为歌行,第十卷为五言二韵之诗。虽皆取绮罗脂粉之词,而去古未远,犹有讲於温柔敦厚之遗,未可概以淫艳斥之。其中如曹植《弃妇篇》、庾信《七夕诗》,今本集皆失载,据此可补阙佚。又如冯惟讷《诗纪》载苏伯玉妻《盘中诗》作汉人,据此知为晋代,梅鼎祚《诗乘》载苏武妻《答外诗》,据此知为魏文帝作。古诗《西北有高楼》等九首,《文选》无名氏,据此知为枚乘作。《饮马长城窟行》,《文选》亦无名氏,据此知为蔡邕作。其有资考证者,亦不一。明代刻本,妄有增益。故冯舒疑庾信有入北之作,江总滥擘笺之什。茅元祯本,颠倒改窜更甚。此本为赵宧光家所传宋刻,有嘉定乙亥,永嘉陈玉父重刻《跋》,最为完善。间有后人附入之作,如武陵王闺妾《寄征人诗》,沈约《八咏之六》诸篇,皆一一注明,尤为精审。然玉父《跋》,称初从外家李氏得旧京本,间多错谬,复得石氏所藏录本,以补亡校脱。如五言诗中,入李延年歌一首,陈琳《饮马长城窟行》一首,沈约《六忆诗》四首,皆自乱其例,移《东飞伯劳歌》於《越人歌》之前,亦乖世次。疑石氏本,有所窜乱,而玉父因之,未察也。观刘克庄《后村诗话》,所引《玉台新咏》,一一与此本吻合。而严羽《沧浪诗话》,谓古诗《行行重行行》篇,《玉台新咏》以《越鸟巢南枝》以下另为一首,此本仍联为一首。又谓《盘中诗》为苏伯玉妻作,见《玉台集》,此本乃溷列傅元诗中。邢凯《坦斋通编》引《玉台新咏》,以《谁言去妇薄》一首,为曹植作,此本乃题为王宋自作。盖克庄所见即此本,羽等所见者又一别本。是宋刻已有异同,非陵之旧矣。特不如明人变乱之甚,为尚有典型耳。其书《大唐新语》称《玉台集》,《元和姓纂》亦称,梁有《闻人蒨诗》载《玉台集》,然《隋志》已称《玉台新咏》,则《玉台集》乃相沿之省文,今仍以其本名著录焉。

相关书籍/《玉台新咏》 编辑


《玉台新咏》
《玉台新咏研究》

《玉台新咏研究》
《玉台新咏研究》是刘跃进同志近年来研究南北朝文学的又一力作。他在广泛掌握南北朝文学史资料及钻研全部作品之后,专门对这部古代的诗歌选本进行探讨。他对《玉台新咏》的性质即主要是选录入乐歌辞的论断,是独到之见,并且根据书中所选作品看来,此说是信而有征的。我对此完全同意。对于《玉台新咏》的版本,他作了充分的调查和研究,发现现存的若干部所谓“寒山赵氏刊本”,并不完全相同,并且对赵本和“五云溪馆本”作了比较,两本均出于南宋陈玉父本,而两本内容也不全相同。因此他对国内外一些学者关于《玉台新咏》的成书年代的结论提出了质疑。这种质疑也是很有见地并且有根据的。我觉得这种见解不但是独创的,而且足以发人深思,对《玉台新咏》的研究将能起很大的推动作用,刘跃进同志的视角很开阔,他在研究这部选本的同时,还对徐陵及梁代一些作家的事迹进行了考订,对南朝诗歌发展的史的脉络进行了深入的探讨,还对“七言诗”等问题作了研究。他这些研究都是以丰富的史料为基础,并且提出了许多自己的见解。这些见解教有很坚实的根据。因此我觉得这是一奶好的研究著作,应该资助出版,特此郑重推荐。

《玉台新咏》
《玉台新咏》译注《玉台新咏译注》
《玉台新咏译注》是迄今海内外第一部《玉台新咏》全注全译本。全书注释力求精审详明,译文力求准确流畅,努力保持诗作原有的韵律和韵味。
作者以“文本”为主体的阐释方法对“玉台”诗进行了全注全译。一方面,在反复阅读中充分领会并尊重诗人的原意,尽可能进行直译,另一方面则着重揭示这些精美不凡的艺术珍品的客观形象和意义,揭示其丰富的长期积淀下来的文化内涵。
此书的出版,不但可以满足社会上一般读者审美阅读的需要,而且也为学界研究提供一个可以依据参考的可靠文本。

 

新款女性防摔手机壳,限时促销...
立即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