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穿透简介_流量穿透个人资料_流量穿透微博_百科网
A-A+

流量穿透简介_流量穿透个人资料_流量穿透微博

2016-12-01 15:02:39 科学百科 阅读 2 次

主要方式/流量穿透 编辑

国内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骨干网间直联,二是通过NAP点互联,三是通过第三方接入。但无论哪一种方式,都要产生网间结算。按照工信部规定,为补偿中国电信和联通的骨干网投资,网络结算方式为其他运营商向它们单向结算。

“向中国电信结算其实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中国电信现在把单向结算变成了打击竞争对手的核武器。”一位运营商人士说。

按照工信部规定,有两种网间结算方式,一是通过国家交换中心节点互联,其他网络以1000元/月/M的价格结算;二是各网络与中国电信或联通直接接入,结算费用自行协商。

差别定价/流量穿透 编辑

流量穿透
流量穿透

但在实际操作中,中国电信却设立了“黑白名单”,予以差别定价。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中国电信对45M以上的互联网专线接入划分了两类用户,一类是联通、铁通、移动3家基础运营商,以及教育网、长城宽带两家全国性单位,必须由中国电信集团直接受理业务。此外,中信网络和广电机构所属单位这两家地域性单位,必须由中国电信集团审批后才可受理协议。除了上述用户外的其他用户属于第二类,中国电信省级公司可直接受理业务,但也要进行价格管控,避免为第一类用户提供转接。

一位运营商人士透露,中国电信给两类用户的待遇差异巨大。第一类用户的结算价格一般都高达100万元/G/月以上,第二类用户的结算价格则一般只有25万~42万元/G/月。一位IDC厂商负责人透露,在一些地区,二类客户向中国电信购买带宽的价格甚至低达10万元/G/月。

但由于中国60%的宽带接入用户、65%的内容资源及主要的国际出口带宽都集中在中国电信手中,网间互联总流量中有83%流经中国电信网络,弱势运营商与中国电信的网间结算不可避免。

赚取差价/流量穿透 编辑

流量穿透
流量穿透

尽管如此,弱势运营商依然找到了一线生机:一些公司在中国电信购买带宽后,并不自己使用,而是转手卖给铁通、广电等弱势运营商赚取差价。尽管如此,弱势运营商获得接入带宽的价格仍远低于中国电信的结算标准,往往能低至30万元/G/月甚至更多。

在业内,这条路径被称为“流量穿透”,正是中国电信此次铁腕斩断的“清洗目标”。

对于“流量穿透”,中国电信一直高度抵制。在此前一份内部材料中,中国电信认为,“竞争对手千方百计各地询价,以多种方式低价接入电信骨干网,目的是降低成本使其在宽带市场有降价空间”,并估算当时“流量穿透”使竞争对手单个用户平均成本可下降25元/月。”

整治行动/流量穿透 编辑

2016年8月10日,中国联通公布了2016年Q1财报,净利润同比下降85%,正式拉响业绩警报。内忧外患下的中国联通势必要扭转颓势,8月份开始着手整治全国IDC。

在本次整治行动中,知名CDN公司蓝汛未能幸免,其北京机房被断网。作为脉脉的服务商,导致其15小时都无法登陆,损失超过百万元。据业内人士透漏,脉脉及其他被影响的网站在本次整治IDC行动中仅仅是误伤。

引自和讯名家的一组数据:电信、联通、移动的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达到1.18亿、7393.8万、6583.6万,上半年三家运营商净增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为494万、160.8万、1080.7万,移动净增的固网宽带用户数分别是联通的6.72倍、电信的2.19倍。

据业内人士透漏,面对中国移动宽带用户数紧追的势头,此次的重拳,无疑是要落在对中国移动的固网宽带攻势上。

长期以来,BGP垄断造成互联互通不佳,中国IDC带宽价格和ISP普通用户接入带宽价格相差很大,中间产生了巨大的套利空间,吸引了大批被压迫的后进运营商成为宽带倒卖者。很多所谓IDC或者CDN公司,会把运营商给的带宽偷偷卖掉,从中牟利。

移动就是大流中的一份子,选择购买第三方宽带出口,不仅固网宽带价格仅为中国联通的一半,甚至对于一些高端的手机用户免费赠送固网宽带。作为强敌,联通岂能坐视不理。

本次的整治IDC行动,联通明确规定"禁止从IDC机房拉出裸光纤作为维护电路",并且规定"禁止资源转租、禁止非法经营"。给了移动重重一击。

强硬背后/流量穿透 编辑

2008年的电信重组之后,三大运营商已经逐渐形成相对错位的竞争格局。中移动在稳步发展TD同时,深耕2G用户,积极推动LTE,整体策略是以守为攻;联通则凭借WCDMA的标准优势,借势iPhone发力3G,其目标重在抢夺移动高端市场;而手握宽带优势资源、CDMA产业链却相对较弱的中国电信,在移动通信市场更多是以守待攻,目标是以宽带市场为突破点,以全业务整合的方式对局其他运营商。

业内人士分析说,由于广电运营商拥有直达用户家中的全国有线电视网络,有能力突破中国电信对驻地网的天然封锁,以较低价格向用户提供高带宽接入;同时,在三网融合大势下,全国各地的300多家广电运营商有望整合为一家全国范围的“第四运营商”,从而逐步摆脱对电信运营商的依赖,向个人、家庭乃至集团客户提供宽带服务。

广电总局正在抓紧组建国家级广播电视网络公司,组建的总体思路和基本原则已报中央批准。而按照广电总局的NGB(下一代广播电视网)规划,到2015年建设规模化的覆盖全国的运营网络,单用户实际接入速率将达到100M,足以与中国电信正面对决。

网间结算/流量穿透 编辑

2001年,信产部首次出台网间结算办法。此后数年,该办法一直受到质疑。反对者认为,单向结算意味着,弱势运营商不但要为网内用户访问强势运营商的内容付费,还要为强势运营商使用自身内容服务买单,这有失公平。此外,网间结算的成本和费率如何确定,也成为争议焦点。

2004年、2006年和2007年,信产部三度修改网间结算办法过程中,都只是对网间结算费用等细节问题进行调整,单向结算的游戏规则一直保留。

2006年7月,在基础运营商中首家拿到全国连锁网吧经营牌照的联通壮士断臂,全面关停旗下网吧一度超过2500家的联通网苑业务;同年,铁通在6个省市的连锁网吧业务也全部关闭。两公司关停网吧业务的原因,都是不堪当时的中国电信和网通打击。

此事引发巨大震动,次年,信产部再度修改网间结算办法,结算资费从最高220万/G/月,下降到100万元/G/月,这也是多次修改中,变动最大的一次。3年之后,随着互联网接入成本的下降,100万元/G/月的价格再次变得高高在上。